•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五章 候补】【作者:逆流星河】

    时间:2018-03-13
    本帖最后由 天幕恋人 于 2018-3-8 00:35 编辑

    【上一章节】【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四章 合格】【作者:逆流星河】

                                       【返回第一章节】


    【下一章节】【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六章 约会】【作者:逆流星河】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sex8.cc——原创作者:逆流星河

      第二十五章 候补

      “就是这儿了啊。”杏吧首发

      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平淡无奇的公寓楼,顾大鹏收起了手中的纸条,那上面的地址他早就背在心里了。

      这里,就是丽塔·刘提供给顾大鹏的,苏梦梦的地址。

      顾大鹏最后还是没有选择拨通那个和地址一并写在名片上的电话号码。他其实很纠结,一方面,他想要直接见到苏梦梦,但另一方面,他也在担心苏梦梦那边的态度。如果自己被拒绝了怎么办?如果她根本就不想见到自己怎么办?毕竟之前在微信上的联络,苏梦梦是完全无视了顾大鹏的,甚至后来还把他加入了黑名单。如果苏梦梦知道了顾大鹏已经得到了她的具体地址,她会不会直接躲起来?

      怀揣着这些忐忑不安,顾大鹏最终还是选择了直接登门。这一方面符合他自身最直接的愿望,另一方面也是在预防苏梦梦第二次躲开他。

      苏梦梦的住址其实离顾大鹏的家并不远。这是一栋略有些年代的小公寓楼,顾大鹏略微知道一些这里的情况,这些复式的楼房很多都被整栋整栋的租出去了,有些就被用作了员工宿舍之类的用途,而在来这里的路上,顾大鹏在打听地址的时候也从这附近的住户里得知了一个重要情况。

      “那栋楼里住的都是些女孩子,就是白天很少见她们出门,倒是晚上经常进进出出的。”

      女孩子,白天闭门在家,晚上出门。

      顾大鹏在听到这些信息的第一时间,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脸。

      孙鸯。

      孙鸯在碧池渊里工作,是个卖身的泡泡浴小姐。她工作的性质让她很多时候都不得不昼夜颠倒的作息,而且,她对于苏梦梦的信息知道的很多,两人是那种很亲密或者至少很了解的关系。

      而苏梦梦那天来堵他的时候,陪着她一起来的就是孙鸯,除了二女之外,还有一位年轻的女孩。

      难道……她们是住在一起吗?

      顾大鹏本来以为苏梦梦会自己一个人住的,但现在,眼前的事实却让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站在楼下,面前就是大门。

      顾大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就算自己找错了地方,也没什么好迟疑的。

      他看了一眼手机,现在是中午11点,按照之前从街坊那里得到的说法,住在这栋小楼里的女孩在这个时间是绝对会在家里的。

      收起手机,顾大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略微有些躁动的心跳。然后,他伸出手,敲了敲门。

      门后,没有传来任何应答。

      嗯?没有人吗?

      顾大鹏不死心,他又敲了一阵,门后还是没有传来应答声。

      奇怪了,到底有没有人在家里?

      顾大鹏还是不死心,他握起拳头,开始砸门。就在他砸出连窗户都在跟着晃动的动静之后,门后终于传来了应答的声音。

      “来了来了!砸什么的门哟,来开了呀。”

      门,打开了。

      出现在顾大鹏面前的并不是苏梦梦,却也是一个他熟悉的面孔。

      披头散发、素颜朝天的孙鸯。

      顾大鹏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孙鸯两眼往上翻白,整个人就要往后栽倒。

      “喂,喂!你没事吧?”顾大鹏赶紧上前,勾住了她向后倒去的身子。孙鸯在顾大鹏的臂弯里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有些神志不清的看了一眼顾大鹏,又看了他一眼,最后甚至还抬起了手,去摸顾大鹏的鼻子和嘴巴。

      “你在干啥呢?没事吧你?”顾大鹏因为体位的原因,不好去闪躲孙鸯伸过来的手,只能仍由她像瞎子摸象一眼在他的脸上乱抓。

      然后,似乎是终于确认了眼前的男人是真实存在着的,也似乎是终于发觉了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

      孙鸯眼睛一闭,嘴一张。

      “噫呀--”

      高频的尖叫声立刻在整栋楼内回荡着。

      顾大鹏的耳朵都快被这近距离的尖叫给震耳鸣了。他将孙鸯搂紧了怀里,总算是腾出来了一只手,捂住了孙鸯的嘴。

      被捂住嘴的孙鸯还在继续努力发出声音,她拼命地挣扎着,被堵住的喉咙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全身上下都在扭动,活像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猫。

      “你发什么疯啊!给我安静点儿!”顾大鹏被搞的没法子,只得用半恐吓的口吻去吓唬孙鸯。

      他的恐吓还真的奏效了。孙鸯立马不敢再乱动,但全身的扭动变成了筛糠一般地颤抖。顾大鹏见她稍微安静下来了,也松了一口气,但就在他准备松开手放孙鸯下来的时候,却闻到了一丝奇怪的气味。

      顾大鹏低头一看,一滩还散发着热气的水迹,正从孙鸯的腿肚子延伸下来,逐渐蔓延到地面上。

      “卧槽!你怎么尿了啊?”顾大鹏赶忙松开了抱着孙鸯的手。孙鸯就这么被他扔在了地上,她跪坐着,身下的水迹面积越来越大,而她身体颤抖的频率也逐渐放缓了下来。看着一脸嫌弃站在一边的男人,孙鸯的脸皱成一团,最后,她还是没能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而此时此刻的顾大鹏,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女人了。他站在孙鸯面前,挠着头,完全的不知所措。

      而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鸳鸯,你在门口干嘛呢?”

      顾大鹏抬起视线,正好对上了一双刚刚出现在玄关内的眼睛。

      那是苏梦梦的眼睛。

      穿着一身白色睡衣的苏梦梦,就站在哪儿,一脸惊讶的看着顾大鹏。杏吧首发

      就在二人相视无语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第三者闯入了他们之间。

      “梦,梦梦,救救我!”

      孙鸯仿佛是见到了救世主一般,朝着苏梦梦伸出了手。

      而苏梦梦,则继续保持着一脸的惊讶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孙鸯,又看了看顾大鹏,视线在两人之间反复交错。

      “你……对她做什么了?”

      对于苏梦梦的问题,顾大鹏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现在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而孙鸯的哭声,还回荡在他耳边,让他更加的新生不宁。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和苏梦梦的重逢,居然会是在这样的一个场面下。

      最后,还是苏梦梦先打破了这个僵局。她叹了口气,道:“你先进来吧。记得把门关上,还有鸳鸯,别哭了,赶紧起来。”

      孙鸯则瘫倒在地上,声音颤巍巍地到:“我,我站不起来……”

      苏梦梦无奈地走到她身后,正要伸手去扶她,却发现地面上的异常水迹。她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孙鸯,没有问什么,孙鸯脸上的窘迫和那绝对不会出错的气味已经告诉了她答案。然后她抬头又看向了顾大鹏,那视线中已经不再只是惊讶,还带上了一层责难。

      顾大鹏顿时哑巴吃黄连,他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做啊!但此刻他也理智的察觉到一点,现在的他无论是做出什么样的辩解,估计都不会被苏梦梦听进去的。

      看着苏梦梦有些吃力的想要去托起孙鸯的身体,他终于开口说出了他见到苏梦梦后的第一句话:“我来吧。”

      苏梦梦并没有表现出拒绝,但在顾大鹏伸手抱起了孙鸯的身体之后,她却立马躲开了两米多的距离,离顾大鹏远远的。

      顾大鹏不知道苏梦梦的躲闪是针对他个人还是针对他托着的尿湿了裤子的孙鸯,但他至少明白了两件事:

      这里,的确是苏梦梦的住址。

      而她,并没有将自己拒之门外。

      想到这里,心情瞬间豁然开朗的顾大鹏,脚下的步子也迈得更积极了。

      而只有一个人心情还十分的沉重。

      那就是被顾大鹏以公主抱的姿势托在半空中,却一点儿都不觉得高兴,反而吓得浑身发抖的孙鸯。

      --分割线--

      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顾大鹏本来想把孙鸯抱到卧室去放在床上,但在苏梦梦的强烈反对下,孙鸯的着陆地点换成了浴室。

      孙鸯几乎是爬一般进到了浴室里面,她甚至忘记了避讳顾大鹏,门都没关就开始脱掉身上穿着的脏衣服。还是苏梦梦替她关上了门,并把一套新的替换衣服放进了浴室里。

      而这个过程中,顾大鹏一直等在浴室门前。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好,而苏梦梦也没有再和他说过一句话。所以他只能像门神一样守护在浴室门旁--尽管,他才是门后孙鸯恐惧的根源。

      苏梦梦一直在忙个不停。在孙鸯洗澡的期间,她先是拿来了拖把将门口的尿迹拖干净,然后取来了毛巾也放进了浴室里,最后停在顾大鹏身旁的时候,她甚至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那是一件顾大鹏很熟悉的衣服。

      长款的毛衣,紧身,能够显露出衣料之下的全部曲线。尽管现在没有了黑丝袜在诱惑力上的增幅,但紧身毛衣加身的苏梦梦,依旧散发着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淡定的诱惑。

      似乎是察觉到了顾大鹏的视线,苏梦梦稍微后退了一下,将手放在胸前挡住了乳峰。但她并没有表现出厌恶或者更对负面的情绪,而是很淡然的看着顾大鹏,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让顾大鹏坐立难安。

      终于,苏梦梦还是先开口了:“我就说昨天她回来之后怎么这么不对劲,原来,她是遇到你了啊。”

      顾大鹏挠头,关于昨天发生在碧池渊里的一切,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告诉眼前的苏梦梦。好在苏梦梦并没有在有关孙鸯的话题上死缠烂打,或者说,她在知道孙鸯是和顾大鹏扯上了关系之后,就对孙鸯被吓尿裤子这件事丝毫不感到意外了。

      接着,她继续道:“是靖远把这里的地址给你的吗?”

      顾大鹏张了张嘴,他本来想说出丽塔·刘的名字,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算是吧。”

      苏梦梦的嘴角微微弯了弯,似乎是在苦笑,又似乎是在嘲弄某些在她意料之中的发展,她又道:“你们算是达成交易了?”

      顾大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苏梦梦的这句话。他想对苏梦梦坦白,但苏梦梦话中的意思,却又让他说不出那个答案,最后,他只能用侧面的回答来应对:“我只是想让你自由。”

      “自由?让……我,自由?”苏梦梦喃喃地重复着,她忽然转过了头,直勾勾地盯着顾大鹏的脸,道:“可是你想过没有,我本来就是自由的,是你的出现才让我重新变成了现在这样!”

      顾大鹏咬紧了牙关,他挤出了一句话:“难道当靖远那个男人的玩物就是你的自由吗?”

      苏梦梦好似明白了什么,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冷漠,然后,她向后靠了靠,拉开了和顾大鹏之间的距离。她用冷淡的声音道:“所以呢?你对靖远产生了嫉妒心理,所以想把我夺走?”

      “我,我不是想要夺走你!”顾大鹏大声地辩解着,“你是一个人!你是一个正正常常、有手有脚的人!你为什么要被人摆布?你为什么要做……玩具?”

      玩具。

      这两个字好似冰块做成的尖锥,钉入了苏梦梦的眼中,让她的眼神变得更加昏暗了。

      她不再看着顾大鹏,只是垂下了头,用比刚才低得多的声音道:“你又知道些什么?你又能做什么?你以为我是自己想这样的吗?你以为我有选择吗?从那一天之后,从那之后,我就,我就……”

      她突然扼住了声音,然后,苏梦梦重新抬起了头,看向顾大鹏的脸上依旧挂上了寒霜一般的拒绝。

      “你走。”

      顾大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看着苏梦梦,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苏梦梦马上打断。

      “走!从这里出去!你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吧?那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我,我只是想帮你!”顾大鹏强撑着说出了这句话。

      “可是你能帮我什么?你不是最看不起我这种出卖皮肉的女人吗?那你还假惺惺的装什么?走,给我走!”

      苏梦梦最后的声音已经变得失控,她冲了过来,就要推开顾大鹏。但当她的手接触到顾大鹏的胸膛的一刹那,顾大鹏马上收拢了手臂,将她环抱在怀里。

      苏梦梦瞬间停下了一切动作,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身体颤抖着。

      而不同于之前极为相似的情况,苏梦梦的颤抖,像针一般刺进了顾大鹏的胸膛。

      他想马上松开手,却又担心自己松开力道之后怀中完全失去力气的躯体会直接摔在地上。最后,他只得用最轻柔的力道,像对待一件易碎的艺术品一般,环抱着苏梦梦的身体。

      苏梦梦睁开了眼睛,她发出细微的声音道:“你在等我也失禁吗?让你失望了,我刚刚上过厕所。”

      顾大鹏强忍住心中的撕裂感,道:“我不想伤害你。”

      “是啊,你现在不想。可能你以前也没想过,但你却已经做到了。”

      接下来的苏梦梦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将一连串的话语刺进顾大鹏的心里。

      “我害怕你,我比孙鸯还害怕你。你对孙鸯做过身上事情我猜得出来,她昨天晚上在厕所里待了一个小时,最后消炎的药膏还是我送进去的。哈哈,那是我之前用过的,真没想到居然还会给另一个人用上。”杏吧首发

      “我怕你,我不只是怕你的身体,更怕你这个人。你可能是无意的,但你却毫不留情的把我最不想听到、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甩到了我脸上。所以我怕你,但我还是要讨好你,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去找你,我本来是想和你一刀两断的,我们也早就该撇清关系的,但你却引起了不该引起的人的注意。我越是想从你的身边逃开,就越是被用链子拴着脖子牵到你脸前。和狗一样……”

      “而且,你为什么要变卦?你要是还和一开始那样,只想着和我上床,我可能就真的放下这件事,也真的能忘掉你了,就算你以后还会操我一百遍我都能咬牙忍住。但你为什么……变了呢?”

      “你就那么容易的把手机还给我了,我之前的那些觉悟,我那么作践自己的身体,又都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想就这样被施舍然后再被当成一只臭鞋给扔了!”

      “所以,我想通了。我开始试着去接受你,不过就是第二个主人而已,我甚至还有点儿高兴,因为你对我开始温柔了,你还是那样想要我,就像一开始一样。很奇怪是吧?很贱是吧?我只有在被你操的时候才能感觉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才能觉得自己是应该活着的,我就是这么个贱女人,我就是个婊子。你最看不起的出卖皮肉的婊子。”

      “所以……”

      苏梦梦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她的脸上早就挂满了泪痕。

      “别说什么救我!呵呵,你知道我多少事情?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吗?救我,你怎么救我,就凭你和靖远那边做的交易来救我?那样的话我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一条母狗换了个主人而已。”

      “其实我还是很欢迎你来做我的主人的啊,但你有这个能力吗?钱呢?你有吗?就算你有那么点能和靖远比吗?对了,你难道真的把靖远说的交易当成真的了?你为什么不想想自己拿出来的是什么?你不是最讨厌出卖皮肉的吗?那你为什么自己也要拿皮肉去交易我的皮肉?”

      “我……不需要你来救!我就是我自己,不需要你的那点怜悯和施舍!”

      苏梦梦终于停下来了,她微微喘着,眼泪仍在流下,最终全都滴在了顾大鹏的胸口上。

      她停了一会儿,似乎恢复了一些气力,然后开口道:“把我放下来。”

      顾大鹏没有动作。

      她恼了,开始挣扎,声音也带上了怒气:“把我放下来!”

      “我知道,我救不了你。”

      顾大鹏突然开口了,他的话让苏梦梦全身一顿。

      “但至少……能给我个帮你的机会吗?”

      “你也说了,你觉得在我的身边你还觉得挺好的,那就从这样开始吧,后面的事情,后面再去考虑。”

      “我是不了解你,我甚至对你一无所知。但我们才认识了几天,至少给我一个了解你、认识你的机会吧。”

      “我不是在施舍你。我只是……”

      男人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道:

      “我只是,顺从自己的心罢了。”

      然后,他轻轻地,将怀中的女人放了下来。

      苏梦梦倚着墙,她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有那么一瞬间,她能感觉的到,搂着自己的男人就处在爆发的边缘了。

      明明该这样的,明明这才是她的目的,但是,但是……为什么呢?

      她眼中的男人的眼睛,清明的如同两面明镜,映照出她狼狈不堪的样子。

      苏梦梦突然轻笑了几声,她开口道:“怎么,你是想做我的男朋友吗?”

      “不,我还不够格。”顾大鹏则摇了摇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还是先从候补开始吧。”

      “候补?你是想做备胎吗?”

      顾大鹏一笑:“这个叫法真难听,还是候补吧。”

      然后,顾大鹏离开了。留下的只有倚着墙壁的苏梦梦,仍凝望着他离去的方向。

      苏梦梦背靠着墙壁,缓缓地,滑到了地上。

      这时浴室的门打开了,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孙鸯,一出门就看到了正瘫坐在地上的苏梦梦。

      “梦梦!你怎么了?”

      苏梦梦没有回答,她只是缓缓地,环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将自己缩成一团。

      她的心跳,还没有从急促的节拍中缓和下来。

      候补……吗。

      但她自己,还能像一个正常的女人一眼,却接受这一切吗?

      那些已经烙印进身体里的记忆。

      并不是能如此简单就遗忘的。

      不过……

      让他,试试看吧。

      苏梦梦闭上了眼睛,她摸着自己的脖子,似乎在摸一道无形的锁链。

      那是曾经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而现在……她选择,相信。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