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嫩穴给了姐夫我很满足

    时间:2018-10-11
    第001章:摊上大事儿?

      其实用方旭的话来说,坐火车挺痛苦,哪怕这里是软卧,也一样让他感到不舒服。

      方旭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脚不沾地,这是一种病,一种内心缺乏的安全感作怪,在退役回国之前,他就如此。

      退役之后,他在国外经过了一年多的心理治疗,现在才稍微好了一点。

      不然的话,哪怕是让他凭双脚走几百公里,他也不愿意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

      啪!

      在此时只有他一个人的软卧包间内,方旭点了根烟,尼古丁对于他来说,有缓解紧张的作用。

      吧唧吧唧狠狠地的吸了几口烟后,心里才舒爽了不少。

      方旭靠在窗边,吸着烟,火车还没启动,但他的眼神透过窗户望着远方,好像能看到百里之外的江城市一般,没回国之前,方旭的想念还没有如此的浓烈。

      可当坐上了这趟车之后,方旭那归心似箭的心情,就好像发酵了几十年的烈酒,一下子掀开了酒坛的盖子,浓郁强烈,他整个人都醉了。

      想起当年……

      这时,一阵沉闷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走廊有地毯,所以声音并不清脆。

      伴随着高跟鞋闷闷的响声,一行三人走到了方旭所在的包间门口。

      侧目一瞧,方旭眼前一亮,回国一个星期了,没想到能在火车上见到如此有质量的美女。

      乌黑无杂色的卷发自然散在肩头,唇红齿白,脸上带着宽大的女士墨镜,方旭看不到她墨镜之后的眼神和表情。

      这女人的身材极好,两条修长的美腿被紧绷的铅笔裤包裹着,显得健美有力,腰间有浅色的腰封搭配,纤细柳腰更显玲珑曲线,女人圆润雪峰被材质极好的衣物承托着,V领的服饰让那雪色山峰若影若现,一览众山小。

      最美的应该是她那一双美脚,精致的鱼嘴高跟鞋让那一对美脚若影若现,前露头,后藏尾,好像在跟瞧见她的人玩捉迷藏似的。

      紧随她身后的,是一对身高有一米七五左右的双胞胎,一身大方得体的长款黑色OL装,她们面无表情,感觉有点像是女保镖。

      “看来老天还是心疼我,运气不错,得亏不是什么抠脚大汉跟我一个屋,不然的话,这七、八个小时的旅程,可有得受了。”方旭心头庆幸。

      他打量沈落霞的时候,沈落霞也看着这个男人,不过仅仅只是扫了一眼,接着就懒得再看。

      她第一印象对这个嘴里叼着烟头,下巴带着胡渣,衣着普通的男人没什么好感,在她看来,男人可以不羁,甚至可以放浪,但出门在外,形象是极为重要的,这是最基本的待人礼节问题。

      一个不注意自己形象的男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何况他还在包间内吸烟。

      不过出门在外,她也知道,什么样人都能够碰到,忍一忍几个小时也就过去了。

      沈落霞抬着玉手放置鼻下,很厌恶皱着鼻头,她讨厌烟味,进入房间后,把手包随手一放,坐在了方旭的对面。

      取下墨镜,沈落霞杏眼微微圆瞪,柳叶弯眉稍蹙,双腿交叠而坐,鼻下的玉手一直没有离开。

      “喂,我说,你看够了没有?”

      方旭回过神来,摇头耸肩也不言语,美女脾气就是大,造物主把你们弄的这么漂亮,不就是给人看的嘛?真矫情!

      “喂,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抽烟?”方旭不言语,沈落霞再次开口,蹙眉盯着方旭。

      旁边那一对双胞胎女保镖,同一幅表情,眼神中带着鄙视,甚至是有些藐视的看着方旭:这男人的眼神真可恶,沈总也是他那对狗眼能够随便乱看的吗?真是不知死活。

      还有沈总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抽烟,这要不是在火车上的话,沈总绝不会在这里多停留半分钟。

      方旭低眉撇嘴。

      喂喂喂喂,打电话吗?这是什么态度啊?美女了不起?靠,第一印象还不错,怎么这么嚣张得瑟呢?

      有美女双胞胎当保镖很有面子吗?我以后也弄一对,比这更漂亮的,不对,要弄就弄两队,一队背着另一队。

      算了,哥马上就回家了,心情好,不跟这八婆一般见识。

      方旭起身,叼着半根烟,一步三晃,‘很屌’的走到门口。

      他并未走远,就站在门口的窗边,看着站台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安安静静的吸着烟。

      黄金八月,这是一个黑丝泛滥成灾的季节。

      哪怕是赶火车的女人,也离不开这款神器,站在窗边,眼神所过,尽是一片黑滑滑各式各样的大腿,长短不一,肥瘦各异。

      俗!真俗!俗不可耐!话是如此,但方旭眼神却未放弃搜寻分数较高的腿型。

      忽地,从餐车方向疾步走来一男人,方旭吸着烟,并未回头,可当男人从方旭身后行过时,方旭眼角一沉,只感觉背后一股刚劲之气擦肩而过。

      下意识转过头看着那男人疾步离去的背影,再看他的脚步频率,常年练气的高手,走起路来是脚尖最先着地,脚后跟只会在地面虚浮一点即离,不用全脚掌落地,可以让身体随时保持在急速反应当中,如果遇到任何的偷袭或攻击,可以第一时间让身体做出最迅猛的应对。

      而且每一步都有自己的节奏,这种节奏跟每个人的心跳频率是吻合的。

      那男人穿着灰色外套,疾步消失在过道拐角之前,方旭隐隐约约看见他腰间凸起来了一个角,看形状,应该是手枪的枪柄。

      此人绝非乘警或者普通便衣警察,因为他明显是练气之人,现在他刚劲之气外泄,没有半分隐藏。

      也就是说,这附近马上就要出现打斗,甚至是枪战,世道要不太平了。

      我靠!哥这眼瞅着就要回家了,不会这么霉运摊上大事吧?

      第002章:不刮胡渣的邋遢男

      方旭在外抽烟时,沈落霞在里面打着电话。

      “爷爷现在什么情况?……嗯,好,好,我知道了,你们在旁边照料好,我正在往家里赶,今早凌晨两点我才接到他们的电话,时间太紧没买到飞机票,只买到了火车票,大概晚上八点左右到……嗯,不用来接我,我直接去疗养院,你们只需要把爷爷给我看好了就行。”

      沈家在南方有些名望,是做生意起家,人丁不算兴旺,但都还算做生意的一把好手。

      而沈老爷子无疑就是家族里面的顶梁柱,老爷子这一病倒,全家上下的心,都提了起来,沈落霞是最为担心的人之一。

      “落霞姐,老爷肯定不会有事的。”双胞胎姐妹中的一人,站在一旁轻声安慰。

      “我也希望爷爷不会有事。如冰,如雪,你们也别站着了,休息一下吧,昨天晚上也没怎么休息,还有一天时间要熬呢。”沈落霞对身边的人是温和的,哪怕她心情再不好,也很少回拿自己人出气。

      “落霞姐,这屋里有个男人怎么睡呀?而且满脸胡渣都不刮,邋遢死了。”那个叫如雪的嘟着嘴抱怨道。

      方旭忽然闪身走了进来,一步三晃,一副混混德行歪头看了三个人一眼:“我不刮胡子这叫男人的魅力,小丫头你不懂就不要瞎说,审美不好没人怪你,毕竟审美这东西,是后天培养的嘛,我给你留个电话,后天你来找我。”

      “我审美不好?”如雪好似被踩到了尾巴似地,炸毛道:“你看看你自己那一身邋遢的装扮,土不拉几的,乡下来的吧?不知道是谁审美不好。”

      “我……”方旭低头一瞅,还真是,确实有一点点的邋遢……呃!一点多一点吧。

      但这也怪不着方旭,徒步三天的路,衣服脏乱皱巴,也是没办法的事。

      说着话时,方旭反手还把门给关上,反锁了,伸了个懒腰:“算了,哥现在心情不错,关了门睡觉,一觉醒来就到了站,届时咱们劳燕分飞,等下次你们再见到我时,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大变样。”

      “不用下次,你现在就是大便样。”如雪舌毒的很,特意的把‘大便’一字一顿说了出来,意思立马转变。

      方旭乐了,抬手临空指了如雪几下:“呵、呵,你行,你很好……”

      如雪哼了哼,道:“我很好要你说呀?废话!”

      “好男不跟恶女斗,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睡觉!”方旭发现,国内的姑娘斗起嘴来,还真挺凶悍。

      方旭把门关上,这让沈落霞眉头一蹙。

      旁边冰雪姐妹知道她的喜好,也知道她最不喜欢的就是酒气和烟味,开门透气这是必须的。

      何况这个邋遢男唧唧歪歪一大堆,惹人烦。

      不等沈落霞吩咐,双胞胎在方旭刚落座时,就又把门给打开了,开的大大的,好像故意在跟这个讨厌的男人作对一般。

      开门的如雪还恶狠狠的瞪了方旭一眼,重哼一声。

      咔!

      随着包间门被拉开,方旭嘴角微微一扯,有些不满起来,学着刚才沈落霞的口气。

      “喂,你们够了啊!这是软卧,你们不喜欢关门,你们买硬卧啊,那边连门都没有,或者干脆坐飞机去呀。跟我们这些穷屌挤什么火车呢?看也不能看,你那么怕人看,你怎么不去信穆斯林呢?那裹的可严实,跟木乃伊似的。烟不能抽也就罢了,好,我去外面抽。结果现在可好,得寸进尺,连门都不能关,你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你们睡觉那么喜欢开着门吗?寂寞引狼啊?”

      “你怎么说话呢?你再说一句试试看。”其中一直没说话的如冰抬起玉指对着方旭,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当着沈落霞的面,数落她的不是。

      并且一个男人如此聒噪。

      面对这个如冰的威胁态度,方旭咧嘴一笑:“霸道的人我见得多了,看你们是女人,加上哥今天心情好,才一直不想说什么,我忍你们。不过,奉劝一句,别把我的容忍当成你们放纵的资本……再有,我关门并不只是为了我自己,也为了你们的安全。”

      “哎呀,终于赶上了。”就在这时,包间外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男人气喘吁吁,额头上汗珠密布,好像刚跑了五公里才上车一般。

      男人的出现,让包间内四个人全都侧目看向了他。

      “落霞,你要回江城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呢?我刚收到消息,急赶慢赶才赶了过来,差点就开车了……”

      又是一个讨人嫌的臭男人。双胞胎姐妹对视一眼,同一个想法。

      这时,火车呜鸣声传来,缓缓地开动了。

      “莫志杰,你跟上车来干什么?”沈落霞眉头的‘川’字聚而不散,她看到这个莫志杰就头疼。

      “我听说了,老爷子身子不爽住了院,我这不是想跟你一起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嘛,再说了,咦……”莫志杰这时好像才刚刚发现四号位下铺的方旭一般,奇怪的问道,“这怎么有个男人?落霞,你们认识啊?”

      “这里是火车,有陌生人很正常,别秀你的智商行么?”沈落霞没好气的圆瞪杏眼。

      莫志杰对沈落霞的鄙夷,一点都看不出生气的表情,依旧是一脸的不解:“不是呀,你即便坐火车,也应该定一整个软卧包间才对嘛,这怎么会有外人呢?”

      不等沈落霞说话,莫志杰对着方旭开了口。

      “朋友,咱们换个位子!我跟她们是熟人,想坐在一起,你去我的位子。”莫志杰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车票,看也不看就递给了方旭。

      方旭本来蛮好的心情,此时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特别是面对莫志杰那近乎于命令的口吻,让方旭大感吃不消,真想一巴掌甩死他!

      再看沈落霞三人,虽然她们也不太喜欢这个莫志杰,可相比之下,她们更不乐意跟方旭这种烟鬼在一个房间,至少莫志杰烦归烦,他从不当着沈落霞的面抽烟。

      而且莫志杰看起来也收拾的利索,一身名牌服装,光是那一件高档名牌衬衫,就不是方旭这种‘邋遢鬼’可以比的。

      “硬座?”方旭低头一瞟,接着哑然抬头,“你搞笑呢吧?你硬座跑过来跟我换软卧?”

      这家伙脑子有病啊,那个落霞说的一点都不错,别秀你的智商行么!

      莫志杰也低头看了一眼车票,刚来的急,根本就没时间去选什么票,直接找站内的领导,然后打了一个电话,随随便便弄了一张票就上了车。

      “不就是要钱吗?行,你开个价,你要多少钱跟我换这个位。”莫志杰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在他看来,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

      “看来你很有钱是吧?那好,我也不为难你,这个数。”方旭暗哼一声,伸出一根手指。

      “一万?呵,我还以为多大点的事儿。”莫志杰撇嘴。

      方旭愣了一下。

      “这就吓倒了?乡巴佬!”如雪依旧舌毒。

      莫志杰从随身带来的黑色男士手包里面,拿出一沓钱,洒在旁边的桌面上:“这里只多不少,一万块,拿了走人。”

      “喂,你不是很有钱吗?搞清楚,我说的是十万,一万块你打发谁呢?留着自己出去坐硬座吧。”方旭眯着眼,之后还瞥眼瞪了那个如雪一下。

      莫志杰本以为是一千的,他故意拿一万来赶人,显得霸气,没想到这家伙得寸进尺,开口居然就是十万。

      十万对于莫志杰来说一点都不多,但问题是,面前这家伙好像故意让他难堪一样。

      沈落霞瞥了这个不刮胡子的邋遢男人一眼,这家伙有什么底气要这十万块钱?

      第003章:真摊上事儿了!

      就在房间氛围有些怪异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在疾奔,闷闷的很急促。

      转眼一个黑影闪了过来,居然钻进了他们的房间,并且关上了门,反手还把门给上了锁。

      霎那间,短暂的沉寂后,包间内的人全都看清楚了,来人三十出头,一身很不普通的男士休闲装,身上所散发出的暴戾气息,让包间内的气氛骤静,他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眼如利剑扫视房内所有人。

      男人手里有枪,一款大威力的HK-USP手枪,跟受人熟知的沙漠之鹰比起来,虽同样是大威力手枪,可USP更加受欢迎,因为它的重量更轻,后坐力更小,反应也更加的敏捷。

      软卧的包间并不大,一下子容纳了六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如冰如雪姐妹,心意相通,这个持枪男人进门的时候,她们就同时感受到了威胁,那暴躁的戾气中,包含了人命和浓郁的杀机。

      两姐妹对视一眼,就互相明白了对方的心意,这是双胞胎的心脉相连,同时也是常年累月积攒下来的默契。

      姐姐如冰踏前半步,妹妹如雪后退半步,三女形成一个防御型不等边三角,在这个窄小的空间内,双胞胎姐妹迅速做出的防御阵型,绝对是专业级别的,进可攻,退可守,只要她们阵型不破,就能够有效的确保沈落霞的安全。

      持枪男人嘴里微微喘 息着,刚才一阵急奔,让他气息稍微有些紊乱。

      面对双胞胎的防御阵形,持枪男人眼神一凝,目光投向她们所要保护的沈落霞,看来运气还行,这个房间内有个有身份的女人,可以拿来当人质使用。

      持枪男人微抬手臂……

      如冰犀利的眸子一直紧紧地注视着持枪男人,当他抬起手臂准备举枪的瞬间,如冰抢先发动了攻击。

      不能让他先动枪,不然很可能会出现把握不住的局面。

      如冰的性格比较静,也比较冷,从她出手的风格也能够看得出来她是什么样的人,简洁明了,招招要害,进攻的角度刁钻,唯一不足的就是她力道略弱。

      持枪男人重哼一声,不退反进,带着浓浓的戾气,力道极大,拳拳到肉,虎虎生风。

      几招打的眼花缭乱,速度太快,如冰格挡两下就感觉双臂发麻,连骨头都有些疼,心中顿时大惊。

      这人好大的力道!

      此时如雪也看出了姐姐的困境,连忙迈步躲在姐姐身后,进行袭扰攻势,目的就是为了扰乱男人的节奏,给姐姐争取一些毙敌的机会。

      只不过如雪低估了持枪男人的身手。

      虽然空间不大,男人明显活动不开手脚,但正因为他的力道十足,所以他的简单粗暴得到了很好的效果。

      反观两姐妹,她们的技巧也施展不开,但力道又有所欠缺,此消彼长之下,二女很快就败了阵。

      男人跟如雪一对脚,左手格挡住如冰的攻击,右手握着枪,利用枪托的硬度,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狠狠地一枪托砸在了如冰的腰间下肋。

      这是人体最脆弱的几个地方之一。

      噗!

      如冰嘴里一口污血,整个人倒退而出。

      打斗的时间不过就眨眼片刻的功夫,持枪男人用极为简洁霸道的力量,破碎了二女的防御阵容,而且导致如冰受了重伤。

      如雪心灵相通,感同身受,尖声:“我跟你拼了……”

      持枪男人这时也有了足够的空间,直接抬起了枪,指的并不是如雪,而是如雪侧后方的沈落霞。

      “你再动手,我不介意杀了你们的老板。”男人的声音很轻冷,不带丝毫感情,倒像是一个职业杀手。

      如雪身体一顿,咬着银牙停了下来,太阳穴上的青筋忽明忽暗,回头一看。

      沈落霞抱着吐血受伤的如冰,看着如冰的伤势,她一脸寒霜,气的双臂发抖,粉拳紧攥,手指关节被她攥的发白。

      “姐!”如雪这时也坐了下来,抓着姐姐的手,眼圈有些微红。

      “我,没事。”如冰只感觉肋骨好像都断了似地,疼的她冷汗直冒,但却依旧咬着牙,忍着这股剧痛,附耳在对妹妹说道:“小雪,不要鲁莽,保护、保护落霞姐。”

      三姐妹虽然是主仆关系,不是亲姐妹,但胜似亲姐妹。

      沈落霞眼底寒芒闪过,侧目而视,面对持枪男人那指向自己的枪口,一双美眉杀机浓浓,她想杀人,杀掉面前这个男人。

      “大,大哥。”这时,不知什么时候蹲在桌下的莫志杰,悄悄地爬了出来,他其实也不想出来,但现在冰雪姐妹都受了伤,这对圈内比较出名的暴力天使双胞胎都拿那个悍匪没办法,他莫志杰更不是对手了。

      持枪男人一斜眼,吓的莫志杰心慌慌,咽了口吐沫,连声道:“别,别伤害我,我没有恶意,我有钱,我给你很多钱,只要你别伤害我,我……”

      莫志杰话没说完,持枪男人手臂一划,一个枪托就顶在了莫志杰的头上,一身闷哼,连接着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莫志杰晕倒在了地上。

      持枪男人的手段,让方旭都捂着脸,这个莫志杰智商真心不够玩,人家一看就不是抢劫的嘛,你给人家钱?这不是侮辱他吗?不打你打谁啊?

      持枪男人左右一扫,接着来到桌旁,伸头看向窗外,抬手用枪柄敲打了一下厚实的窗户,似乎……他想要砸开窗户,跳车逃跑。

      此时的车速已经提起来了。

      当车速高达一百,人体重量也超过一百时,如果跳车,双脚着地后会瞬间产生两吨以上的撞击力,一般人很可能直接丧命,即便是练过的,懂得缓冲技巧,也很可能失去行动能力。

      持枪男人放弃了跳窗的打算,因为他清楚,这次特情局对他的围捕,不可能只有火车上的那几个人,沿途肯定都有张开的大网,现在跳车显然已经晚了。

      不过可以等待,利用人质拖延时间,等待车子减速,甚至是临时停车,到时候就能够跳窗逃离。

      持枪男子有了打算,又退回了门口,身体贴在包间厚重的门上,对着沈落霞:“你们是什么人?”

      持枪男子一直无视方旭,方旭也乖巧,坐在床头,一脸悲哀的模样,从外表看,方旭气息全无,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所以男子无视他,也很正常。

      “要杀就杀,别这么多废话。”沈落霞心理充满了怒气,如冰重伤,此时脸色越来越差,她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不然她要亲手干掉这个男人。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你是我的人质,但我警告你,别试图激怒于我,我不杀你,不代表不侮辱你。”持枪男子眼底一抹邪异。

      第004章:隔门对峙

      “你……”

      “想要伤害落霞姐,除非你从我们姐妹尸体上踏过去,就算我死,也要咬下你一块肉。”如雪挡在两位姐姐面前,一张精致的小脸涨得通红,怒不可遏,原本蛮可爱的小包子脸,此时银牙紧咬,双腮痕迹凸起。

      持枪男子眼神冷冽一扫,不屑哼道:“实力不强,口气倒不小,咬下我的肉,我怕你没这么好的牙口。我再问一句,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我能用得着,我自然就不会伤害你们,但是,如果你们敢有隐瞒,别怪我的子弹不怜惜。”

      “汪雷!”

      此时,门外传来一个男人沉闷的声音,软卧的包间门很厚实,加上火车的杂音,挡住了大部分的音率,入耳很细微。

      房间内一静,外面的声音再次传来:“汪雷,你不用想着试图逃跑了,我的人追踪了你半个月,这次是天罗地网,如果你放下枪走出来,也许还能留下一条命,但你要是执迷不悟,负隅顽抗,你应该明白,我的人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姓周的,闭上你的嘴吧,别说这些没用的,这次被你们追踪到,算我汪雷大意,可你就想这么轻易的抓到我,下辈子吧。”汪雷怒哼,声音有些嘶吼,太阳穴旁的青筋直冒,看起来他恨极了门外那个姓周的,估计是在姓周的手上吃了不少亏。

      “姓周的,我手里可有人质,而且,身份还不一般,我知道你可以让列车员从外面打开房门,但你敢强攻进来试试看,到时候大家一起死……”汪雷眯着眼,瞟了沈罗霞一眼,在国内能够随身携带保镖的人是少之又少,更何况还是如此绝色双胞胎,身手也还不错。

      这次是在狭小的空间,她们技巧发挥不出来,力量也吃了亏,如果换成开阔地,两姐妹心意相通的联手进攻,互攻互补,凭她们那出手的刁钻和狠辣,汪雷虽然不至于输,但也未必能够讨到便宜,至少在短时间内,拿下她们很困难。

      “指望我帮你?除非我死了。”沈落霞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汪雷侧目一瞧,目光落在了一直没言语,静静在一旁的方旭身上,抬枪一指。

      “你,过来。”

      “我?”方旭身体微颤,干笑道:“大,大哥,我是男的。”

      “过来。”汪雷眉头一皱,斥喝一声。

      “哦哦哦。”方旭连忙把床上的腿放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起身,“大哥,您,有何吩咐?”

      “过去,把她衣服给我扒了。”汪雷吩咐道,眼神也落在了沈落霞身上。

      汪雷现在担心姓周的不顾人质安全,直接从外面打开门强攻进来,所以他要抓着门把手,至于这种‘脏活累活’,就只能交给其他人了。

      这房间内,现在除了方旭一个男人之外,莫志杰已经晕倒在地,不醒人事。

      “扒衣服?扒她的?”方旭愣着脸,侧目看着床上的三个女人,目光落在了沈落霞身上。

      沈落霞服饰很清爽,除了铅笔裤比较难扒一点之外,她上身那看起来面料极好的紫色休闲淑女装,估摸着一扯就掉了。

      “乡巴佬,你敢动一个试试。”如雪怒视方旭。

      沈落霞眼神也是寒芒闪烁着,就连受了重伤的如冰,那眼神也想要杀人一般。

      “你们,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是,是他让我扒的,你们有能耐瞪他啊。”方旭怪叫一声,退了半步,那害怕的小摸样,演的惟妙惟肖。

      汪雷冷哼:“你们要是想保住清白,最好说出你们的身份,不然的话,后果你们也看到了。”

      “除非我死。”沈落霞依旧不给面子。

      “很好,那就别怪我了。”

      汪雷刚要动手,门外又传来了姓周的声音,姓周的短短几秒钟也想清楚了。

      “汪雷,别跟我耍你的心眼,你知道我们做事的手段。”姓周的话说一半,但意思却很明了,他们做事的手段,不会管人质的安全。

      “姓周的,这个人质的身份可不简单,你做事之前最好想清楚了,别后悔,也别让你们领导难做。”

      “人质是什么身份?”姓周的又道。

      汪雷冷眼一瞪沈落霞,之后对着门口道:“她是一个女人,二十五岁的样子,身边带着两名双胞胎女保镖,而这两名保镖都是练气者,你猜她是什么身份?”

      门口声音消失,静默了几秒,姓周的才忽然开口:“你让她说句话,我需要确认身份。”

      汪雷眯着眼,看向一脸铁色的沈落霞,冷语警告道:“要么你说话,要么我让他把你的衣服扒了,看得出来你不是普通人,应该没想过会被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上吧?”

      “你无耻。”沈落霞银牙都快咬碎了。

      如雪挡在两位姐姐身前,临阵以待,眼神凶恶的瞪向方旭,那股眼神好似在说,你敢过来,我就敢弄死你。

      “我无不无耻,跟你无关,我只需要你说出身份,然后配合我就行了,只要你们做到,我保证不伤害你们任何一个,包括地上这位,他应该跟你们是一路的吧?”汪雷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莫志杰道。

      权衡利弊得失,短短几秒的挣扎犹豫,沈落霞最终还是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叫沈落霞,金鼎集团的。”

      “金鼎集团?啧啧,还真是一条大鱼啊,沈家的千金。”汪雷心里算是松了口气,他多担心这个人质的身份不够啊,现在好了,有沈家的千金当人质,拖延一点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只要有时间准备,他就能够逃出生天。

      “姓周的,听好了,她是沈家的千金,叫沈落……”

      霞字还未出口,汪雷瞬间心头一凉,整个背部凉飕飕一阵寒气袭来,再等转身,已经晚了,侧过头来,只见一个如斗大的拳头迎面砸来,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一团黑影先至,随后铁拳如山。

      ‘嘭’地一声闷响。

      汪雷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啥都不知道了。

      第005章:你妹妹个卷儿

      方旭一直在等待机会,汪雷是练气者,加上汪雷时时刻刻全神戒备,方旭想一举把他拿下,也要费点手脚,这家伙谨慎的厉害,即便双胞胎对他没有太大的威胁,他也没有半分松懈。

      可就在刚才,听到沈落霞身份的时候,汪雷松懈了,大意了。

      这个机会,方旭站在一侧不到半米,他绝不会错过,简单粗暴,以力道压制,一招秒掉

      嘭!

      汪雷倒地昏迷,刚才还得瑟如王,现在就变成了死狗。

      如雪樱桃小嘴微张,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方旭。

      如冰感觉下肋又疼了几分。这不科学啊,那个汪雷的力道极强,怎么可能被一拳打晕呢?而且这邋遢的家伙看起来也不是武者啊,普通人?

      沈落霞也是小嘴张的老大,她刚才还对方旭那一脸‘汉奸样’厌恶过,鄙夷过,一个男人怎么那么没骨气?可现在她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个乡巴佬,一直都是扮猪吃虎啊?

      “嘶!”

      方旭吸了口凉气,狠狠地甩了甩手,跳脚直骂道:“你妹妹个卷儿,这狗头咋这么硬呢?”

      “靠!”方旭狠狠地踹了地上的汪雷一脚,侧目看向三女:“三位,我帮你们这个忙,你们是不是也该投桃报李,帮我一个忙呢?”

      姓周的在门外没听到动静,刚想再次开口,包间的门瞬间被拉开了。

      姓周的下意识抬枪,就看到开门的是一个女人,一个极为靓丽的少妇。

      “你好,我叫沈落霞,这个汪雷已经被我的保镖收拾了。”

      姓周的看起来四十来岁,国字脸长的挺正,听到沈落霞的话后,眼神也从美女身上,转移到了房内。

      再看地上,汪雷好似已经昏迷倒地。

      “这……”姓周的心头一惊,汪雷的实力可不简单,抓捕了一年多,围追堵截数十次,每次都让汪雷给逃脱,并且还打伤打死了不少人,这次天罗地网也差点让汪雷钻了空子。

      “沈落霞,沈家的千金?”姓周的回过神来,伸手略带一丝客套:“我姓周,你叫我周队长就行了,这次多谢你们的帮忙,不过我们还要走一下程序,循例问一下,你们是怎么把汪雷制服的?”

      周队长说着话,眼神还在往包间内扫视,也看到了地上的莫志杰,受伤的如冰,还有一个看起来惊吓过度,缩在墙角的普通男人。

      “开始我的保镖跟这个汪雷打了一场,不过地方太小,施展不开,她受了伤,汪雷就要挟我们当人质,逼问我们的身份,我们为了拖时间,一直没有告诉他,我的另外一位保镖也隐忍不发,终于找到了机会,偷袭得手。”

      “哦!”周队长缓缓地点头,刚才听汪雷说过,对方两名双胞胎保镖,都是练气者,沈家确实有这样的配备。

      汪雷真算是运气背,撞到铁板上了。

      “汪雷这次算是阴沟翻船。”周队长也就是循例问问,之后笑道:“那我们就先把汪雷给带走了!沈小姐,你的这位保镖,需不需要治疗一下?看来伤的还不轻,还有地上这位昏倒的?下一站很快就到了,我们可以派车把你们送到军区医院。”

      “不麻烦了,我们要赶时间去江城市。”沈落霞谢绝好意。

      “哦……那,既然这样,如果沈小姐你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打电话找到我。”周队长递了一张名片,上面没写任何的职位,只有一个电话,一个姓名:周辉。

      寒暄两句,周辉带着人把昏迷的汪雷给押走了,房间的门也缓缓地关上。

      方旭此时也没有再装模作样,长舒了口气,对着几女道:“多谢了。”

      “你为什么要让我的人领这个功?”沈落霞关好门后,居高临下看着方旭,这妞穿了高跟鞋,身姿高挑,苗条纤细,一米的大长腿笔直修长。

      方旭耸肩:“我开始就跟你们说过,我关门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大家好,可你们完全不信。我早就知道外面要出事,而我这个人吧,只是想潇潇洒洒打个酱油,并不想参与任何的矛盾纠纷,所以,这件事我不想让除了咱们之外的任何人知道。”

      “可是汪雷醒了他一样会说。”沈落霞感觉有些看不透这家伙了,潇潇洒洒打酱油?这么洒脱?

      “汪雷说与不说结果都一样,他也没看到是谁打的他,他最多就是猜测,可当他听到姓周的跟他说,是你的保镖偷袭他,他自己也会更加不确定,再说了,一个犯人的话,谁信啊?他有那个时间去纠结谁打他,还不如想想怎么脱身呢。”

      “你很精明。”沈落霞轻哼一声,说不上是贬低还是夸奖。

      “没办法,平头百姓一个,不精明一点,容易被你们这些有钱人吃得骨头都不剩。”方旭呵呵一笑。

      沈落霞也不多计较:“好了,你要我帮你说的话,我都已经照做了,你可是说过,你会中医,如冰的伤势,你必须要保证治好。”

      “哎呀,小伤来着,我治疗她这样的伤势,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分分钟治好。”

      面对方旭的吹嘘,沈落霞三人都没有反驳,因为方旭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和神秘,已经让三个人对他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压力,或者说是英雄情结所带来的一丝谁也不知道的崇拜。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42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特别是冰雪姐妹,她们可以肯定,面前这个气息不漏的邋遢男,绝对是一个武者,一个真正迈入门槛的武者,跟她们这种练气的人比起来,要高一个档次。

      对强者的尊重,是没有半分虚假的,哪怕一开始再讨厌,可当这个讨厌的家伙展示出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时,弱者也只会肃然起敬。

      “来,你们两个帮我把她按住,侧着身子,把受伤的地方朝上,对,就这样,哦还有,把她衣服脱了!”

      “什么?还要脱衣服?”沈落霞惊呼一声。

      “废话,我不得看看伤势?”

      “可她是女的。”沈落霞很不情愿。

      “在医生眼里,只有病人和患者,没有男人和女人,你们怎么连医生都信不过啊?唉,心好累,人与人之间,怎么会如此缺乏信任感呢?”

      啪!

      方旭深深叹了口气,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烟,顺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燃了,吧唧吧唧抽了两口。

      “喂,你能不能别抽烟?”沈落霞大皱眉头,玉手放置鼻下,一脸嫌弃看着方旭。

      “尼古丁的气味,能够缓解疼痛,只需要闻几口,就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行了,别唧唧歪歪了,脱就脱,不脱算了。你们别墨迹行吗?我告诉你们,我在国外当医生的,多少人求着我,我都懒得给他们治病,随随便便看一眼就是五位数,还是欧元。我现在免费治疗,你们就知足吧!”

      这混蛋除了是烟鬼,邋遢鬼,乡巴佬之外,还喜欢吹牛不打草稿。沈落霞在心里给方旭定了一长串标签。如冰煞白的脸上,此时有些泛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得。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42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如雪紧紧抓着姐姐的手,以示安慰,如果方旭不是那么强势的话,如雪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姐姐的身子露在外人,还是男人的眼里。但此时,如雪没说一句话。如冰性子冷一些,对男女之事也不是那么在意,虽然有些不太舒服,但她还是望向了沈落霞。

      “落霞姐,没事,把外套帮我脱掉吧。”

      “如冰,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他一旦有什么不轨,我一定会让他好看。”沈落霞柔声安慰,好似完全忘了方旭的身手。


    [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8-10-10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