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偷听偷情

    时间:2018-10-12

      我家是在东北开饭馆的,那种中低档次规模的,一楼大厅二楼包房,我平日
    里就在一楼吧台负责照看饭店的正常营业!每天往来的顾客很多,其中总有几对
    关系貌似正当的男女来光顾,而每次他们都喜欢选择楼上的7包,我家二楼一共
    5个包房(包房号依次为5、6、7、8、9,),分三大两小,7包的位置在
    中间,相对较封闭不临窗,对外的门还能上锁,上锁M意味着能够与世隔绝,
    可以在包房内做出任何暧昧的举动,包房内的装饰布置也让我弄得很温馨浪漫别
    有格调,恰恰那些男女就喜欢这样僻静而优雅的地方!

      起初我并不注意,衣冠楚楚外表斯文的男女能在包房干什么过格的事情,无
    非就是谈谈情说说爱呗,即使带点淫荡和暧昧也都很正常,可是有一天的两位客
    人就把睡在隔壁包房沙发上的我给震惊了!

      这一天中午刚过饭口,我有点累了,见客人不太多我就到楼上紧邻7包的第
    8大包房的沙发上去休息一会,刚躺下不久,隔壁的7包就来了两位客人,隐约
    从说话声听出是一男一女,我没在意转过身来合眼继续休息,客人照例叫来服务
    员点菜上酒!

      我迷迷糊糊基本快睡着了,忽然听见「哐」的一声(两个包房之间不太隔音,
    是用一般的石膏板间隔的,所以客人挪动凳子的时候撞在墙上造成的响声很大),
    我被惊了一下,有点清醒了,随后就听见衣服与衣服的摩擦声,女人的娇喘声,
    嘴唇的吸吮声,女人先说话了:「你真坏,弄疼人家了,就不能轻点,男人应到:」
    亲爱的,你让我想死你了,随后又是一阵嘴唇的摩擦声(「叽叽……啾啾!」的
    像鸟叫一样),舌头搅拌在一起的粘连而润滑的声音(好像小时候我们吮吸冰棒
    一样!)

      这时候的我基本没有困意了,立即竖起耳朵听了起来,女人说饿了先吃点东
    西,别那么猴急,男人应允了,「呲」的一声,男人打开了破,两个人边吃边
    喝边闲聊起来!

      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仰头靠着,耳朵基本与墙壁贴合了,这样包房内的一举
    一动将清楚的传入我的耳膜刺激我的欲神经,我开始兴奋起来,心跳如鼓般震
    荡着耳膜,我尽量屏住了呼吸,

      从两个人交谈的内容来看,都是搞婚外情的,男人是做生意的,女人是赋闲
    在家的职业少妇,从声音判断,两个人的年龄都不超过40岁,正值壮年,正所
    谓「干柴逢烈火」,不烧的激情澎湃不会罢休的,好戏应该在后头,

      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肚子一涨,想尿尿!我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经过7包直
    奔卫生间,「啪」的一声,紧闭的7包房门打开了,一阵扑鼻的芳香迎面而来,
    30多岁模样的少妇走了出来,看见我在卫生间门口站着,迟疑了一下又回到了
    包房,当时我的心脏砰砰乱跳,脸部一阵燥热,麻利的躲进了卫生间,生怕那女
    人看见我不自然的表情,镜子里的我羞红的脸蛋,表情极其不自然,片刻,我从
    卫生间出来轻手轻脚的向包房走去,

      坐在沙发上我回想刚才瞥见那女人的面容,苗条而高挑的身材,呼之欲出的
    双峰让上身的红色羊绒衫有点紧绷,盘着的发髻,轻垂的耳环把原本就美白无暇
    的面容装点得更加典雅华贵,同样束形的牛仔裤让臀围显得上翘而圆润,纤细而
    修长的双腿让人浮想联翩欲罢不能,更不能忍受的是,她手里拿着一个包装精美
    的湿巾,那急匆匆的样子还面泛着桃花(估计是去擦洗下体,清洁消毒去了),
    加之那一身浓郁的香水味,一种强奸她的罪孽淫意划过脑海,

      「咔嚓」一声,7包的房门又被紧紧的锁上了,她从洗手间出来了,我从想
    象回到了现实,好戏应该即将开始,我保持了刚才的动作倾听着,

      女人娇滴滴的和男人说:「我就是喜欢你,看到你在大街上的时候,我真想
    冲上去把把你逮到屋子里,男人会心的笑了一声附声道:」亲爱的,我们现在有
    时间「,女人说:」呵呵,你想我没有,反正我是想死你了,有几次他(自己的
    丈夫,估计这个男人也认识)出去了,我就有给你打电话的冲动,可我婆婆看的
    紧,打电话听见你的声音也还是想你,真的想死你了,就是想你「(NND!能
    不能有点新鲜刺激的对白,不想能往一起凑吗?)

      随后又是一阵椅子的晃动声,衣服的摩擦声,急促的肉体与液体的搅拌和吮
    吸声(激烈的舌吻),女人偶尔发出一声短暂而含蓄的娇嗔声,「啊!…你轻点!」
    从声音判断,男人应该是手伸进了女人的内衣里,开始疯狂的揉搓着,女人的娇
    喘声越来越急促并伴着轻微的压抑的呻吟声(毕竟不是旅店不敢太过份),「吱
    …!」应该是女人的牛仔裤拉链被打开了,伴着很大的一声娇吟,包房内的响声
    开始紧凑急促并丰富起来,

      椅子摩擦着地板吱吱呀呀的,男人女人的呼吸与喘息声混伴在了一起,沉闷
    笼统却不失兴奋与刺激!半隔着内衣对上体丰满乳房的揉捏,对下体渐渐深入的
    拨弄和抠插,舌头与舌头疯狂而激烈的搅拌声,一场激情刺激的爱交响曲在隔
    壁的包房内,猛烈的演奏起来,

      这时候凳子被挪到了墙角,女人被男人抱起放在了上面,腰带被打开了,内
    衣被拽了下去,我又听见了类似小时候吮吸冰棒的那种声音,可是这次较刚才多
    了几分细腻与轻柔,我估计男人应该是开始俯身下去添吸女人的私处了,女人紧
    咬嘴唇发出拉长的声音:「啊……啊……啊!」,声音显得忽高忽低,显得不由
    自主,明显女人进入了状态,男人的激情也被逐渐点燃,压抑在两个人心中久久
    的想念即将在这一刻随着爱的激烈一同迸发出来,慢慢的,两个人的动作和声
    音都自然起来,

      「大哥,买单!」我被突来的喊声惊了一下,原来是我家的服务员在叫我,
    我很不情愿的轻轻地打开包房门奔楼下而去,动作非常的小心翼翼!

      楼下分散落座的几桌喝高了的客人在亮白的灯光下,一个个脸上都显得异常
    的红润光彩,样子与楼上7包里那对偷欢的男女大同小异,「喂,买单!」,沉
    闷而慵懒的声音伴着一股浓烈的酒味扑向我的鼻子传入我的耳朵,一个臃肿的中
    年男人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瞥了他一眼说道:「285元,不要发票,260元!」
    男人慢动作的拿钱付钱并对我的打折表示赞赏,我附和了几句赶紧摆脱了他,楼
    上精彩纷呈的戏还等我去听呢,我嘱咐了服务员后,「刘翔」一样的速度坐到了
    8包的沙发上,

      侧耳倾听,激情依旧,兴奋依旧,不过从传来的声音分析,男女的主次位置
    应该发生了改变,

      传来的吮吸声悠长而沉闷,我判断女人是在给男人口交!男人始终都不因为
    兴奋而发出任何声音,只听有节奏的「咕噜,咕噜」的吮吸声,偶尔发出一声因
    含的太深触碰了扁桃体导致干呕的「啊……哦声!」这时女人又撕开了一包什么
    东西,吐了一些东西,我感觉那应该是男人的前列腺液与女人唾液的混合汁液,
    这时女人停止了动作问道:「舒服不,我再弄一会你就射了!」,男人没吭声应
    该是点头应了

      我回过神来看了看手表,14点26分,到现在为之他们调情都折腾快半小
    时了,真有情调啊!拿这当旅馆了(此时热心的我想到那包房里的菜肴应该凉了,
    该去叩门给他们拿出来热一热吧?哈哈!),

      再凑过身去,只听见那男人正在解开腰带,裤子随手放在了餐桌上,男人用
    低微的声音说道:「你趴那,不用全脱!」,女人说:「别带套了」,几十秒连
    贯麻利的动作过后,男人应该是赤裸着下体了,好戏应该开始了,

      我从声音判断女人应该是双手撑在一张椅子上,腿跪在另一张椅子上,男人
    脱下了女人紧绷的牛仔裤和内衣(包房的环境摆设我非常熟悉)试图插入,女人
    着急的抱怨道:「你轻点,有点干,轻点轻点!」,男人轻轻地往手上唾了一口
    唾液擦在了女人的私处,肉与肉的插拔声不时的传入我耳中还伴着椅子的晃动声
    和衣服的摩擦声,我喉咙一紧,重重的咽下了一口唾液,这时女人又说道:「你
    在弄弄还是有点干,有点疼(这个女人应该是久经情场,阅与被阅无数啊,调情
    那么久了还那么干,内分泌失调有妇科病了吧!我都替男人着急啊,恨不得拿来
    厨房的立白洗涤灵递给他们解围),

      忽然「咕唧!、啵!」的两声,女人也随之呻吟了一声,应该是插入了,接
    下来女人每一次轻微的呻吟都伴随着「啵啵」的声响(就像「放屁」一样的声音,
    我判断应该是女人阴道过于干涩在男人刚刚插入时滞留了气体,与液体混在了一
    起,阴茎进出的带动下与阴道壁摩擦而发出的响声),女人和男人似乎都有些尴
    尬,女人说:「你拔出来再插!」男人在欲的催促下没顾那些,动作越发的豪
    放粗猛起来,「咕唧……啵!,咕唧……啵!」,

      男人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女人的子宫,动作有节奏而且连贯,胯骨与臀部「啪
    啪」的清脆撞击声和女人婉转而销魂的呻吟声回荡在全封闭的包房内,女人的呻
    吟时而高呼时而微鸣,兴奋而让人冲动!

      此刻女人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爱的美妙中,毫无理智和顾忌的呻吟开来,而
    男人依旧压抑着自己,喘着粗气并轻拍女人丰满圆肥的屁股嘱咐道:「你小点声,
    小点声!」

      椅子再次被挪动了,估计是变换姿势了,「嘎吱,嘎吱」的木头与瓷砖的摩
    擦声响起,隐约中能听见那阴茎在阴道内裹挟着爱液而抽插的「咕滋、咕滋」响
    水声,像潺潺的溪流,又像突涌的泉眼,兴奋让女人的娇吟开始变了腔调,时而
    升调时而降调,就像一名非职业演员站在舞台上紧张的唱着跑了调的歌,

      脑海中回想着刚才撞见那女人时,她标致的身段,鼓涨坚挺的双乳,浑圆丰
    满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还有那满身浓郁的香水味结合此刻隔壁的一浪一浪的
    爱声音,我喉咙又一紧,重重咽下了一口唾液,脸像着了火一样热,

      由于听的过于投入,始终保持一个姿势,腿麻了,胳膊酸了,想舒展舒展,
    一动身「哐」一下撞在了墙壁上,隔壁包房内立刻鸦雀无声了,持续了几秒钟,
    女人胆怯的问男人:「那屋有人!」,男人没吭声,女人又说道:「亲爱的,你
    快点射吧,我受不了了!」,

      接下来的响动声似乎有所收敛,轻微的桌椅摇曳声,没有了肉体清脆响亮的
    撞击声,隐隐的能听见几声女人的闷叫,就这样持续了好几分钟,贴在墙壁上的
    我恨不得穿进包房去,因为那样能听的清楚些,又过了大约2分钟,男人似乎要
    达到高潮,沉默和压抑终于被打破,男人说道:「你赶紧趴那,我要射了!」,

      清脆的「啪啪」声再次响起,声音很大,深入浅出的阴茎抽送在女人的阴道
    里,随着爱液「咕滋,咕滋」的响了起来,女人此刻似乎迷失了自我,忘情的呻
    吟开来,「啊…哦…哎呀!」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粗鲁和生猛,椅子都被挤压到了
    墙壁上,「咣当、咣当!」的震荡着整个包房和隔壁的我,此刻我心跳的很厉害,
    我相信隔壁那对男女的心跳应该比我更厉害!

      也许是女人的叫声过大了,男人又有所顾忌的捂住了女人的嘴,包房里只传
    来更大更清脆的肉体撞击声,「啪…啪……咕唧…噗嗤…啪啪……咕……啪啪!」
    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那场面远比想象中的要激烈!

      忽然男人「嗯」了一声,紧接着男女都开始急促的喘气,男人的声音很粗,
    而女人却娇滴滴的,此刻男女正在享受着爱高潮的美妙,方才喷发的精液应该
    都射进了那女人的阴道深处,那女人应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女人说话了:「亲爱的,你真棒!」,男人说:「什么时候去你家啊?」。
    女人沉默了,男人又说道:「逗你玩呢,不去不去,过几天我们去XXX宾馆吧,
    我爱人月底就和女儿回来了」,女人软软应了一声,情景应该是摊在男人身上美
    美的回味着爱带来的激情与美妙!

      这时男人又说道:「你蹲地上控控吧!(让精子流出来),带环(避孕环)
    也有危险」,女人估计是照着做了,打开手提包撕开了面巾纸和湿巾擦了起来,
    女人忽然笑了起来,男人也嘿嘿的跟着笑似乎双方有了些面对面的「尴尬」,

      「玲铃铃…!」,男人对女人说道:「我先下楼了接个电话,一会你打车走
    吧,保持联系!」女人妩媚的说道:「去吧,我知道了!」,包房门终于打开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男人下楼了!

      「大哥,买单!」,一声嘹亮的呼唤犹如晴天霹雳一样,差点把我吓趴下
    (做贼心虚啊!),如果现在我下楼一定会引起男人的怀疑,而且有可能与包房
    内随时出来的女人撞个正着,他们马上就会知道隔壁包房的人是我,饭店的小老
    板!龌龊猥琐的小男人!我犹豫了3秒钟左右,子弹般冲出大包房的门,余光中
    7包的门还虚掩着,

      转眼到了楼下走到吧台前我捂着肚子假惺惺说道:「疼死我了!你好,先生
    请稍等!」,那男人用异样而多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打量我这个「正人君子」,
    片刻,我红着脸盯着计算器说道:「先生一共98元,话未落音,一张崭新的百
    元大钞落在我的面前,没等找零,男人就声都没吭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离
    开了,留给我闪电一样的背影,那叫一个风驰电掣啊!我连瞻仰一下他的尊容的
    机会都没有,况且方才我也无法鼓起勇气看他,毕竟他亲眼见到我从楼上神色慌
    张的走下来,种种分析表明,我就是隔壁包房偷听的最大嫌疑人了,(还是做贼
    心虚啊!)

      身后的服务员笑着说道:「大哥,你感冒了啊?脸怎么那么红啊?」,我心
    还乱跳呢,哼!(我默念道)我没理睬她,一回神我想起了楼上的女人,哈哈!
    太爽了,可以目睹她的芳容了,

      心里一阵暗喜,这时一阵「咔嚓、咔嚓」的高跟鞋声清脆的响起……!

      一阵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楼上的女人深情款款的稍带含蓄的往楼下走,
    步履缓慢,低着头,双腮泛红,鼻尖上浸着汗珠,束身的红色羊绒衫让双峰显的
    更加挺翘,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和丰满的臀部,夹紧的双腿一开一合的往下
    走,真希望此景能如电影里的慢回放一样,让我多欣赏她几分钟,让我能结合刚
    才在楼上听到的和眼前看到的美美的回味与想象!

      走过吧台,走过我,走向门口,她依旧是头也不抬,但我窥到了她的面容,
    五官秀丽端庄,瘦瘦的瓜子脸,红嫩的嘴唇,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
    又圆的眼睛,偷欢的兴奋与激情映在了她那泛红发烫的耳根上,

      走出门口她从容的抬起了头,拎着粉红色的手提包,从容的叫了一辆出租车
    走了!

      我念念不舍的走进吧台坐在电脑前开始深思回味起来…!

      楼上的服务员又喊道:「大哥,你上来一下!」,我飞奔到楼上以为发生了
    什么事情,只见服务员指着包房里说:「这桌客人真没素质,把包房弄得跟卫生
    间是的!」

      我支开了服务员,走进了包房,一股浓烈的烟酒味伴着菜味、香水味,还有
    一股股怪异的味道混淆在一起让人很不舒服,地上四处散落着用过的纸巾,有一
    团是几张捏在一起的放在了角落里,表面浸出了淡黄色的液体,褶皱的椅垫半挂
    在椅子边,用过的护理湿巾包装袋放在了上面,桌上放着两瓶喝了一半的破,
    菜!几乎没怎么吃(我家菜出了名的好吃,只不过这对男女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
    肉),桌角边的烟灰缸里插满了中华牌的烟蒂,再仔细观察竟然在墙角的风扇底
    座上发现了一片粘稠的乳黄色的液体,看到这,我的心里一阵欲望动!

      刚才是怎么样的壮观激烈的爱场面啊,把包房内弄的如此凌乱,我走出包
    房喊来服务员打理,

      走下楼坐在吧台的电脑桌前,我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味中……!

                                          —— 完 ——